黄金城官方门户网站,新黄金城xhjc.2222,新黄金城存1送18网站

回流传统车企 那些离开新造车的人们

来源:车云网 | 2020-05-20 10:06:52
蔚来汽车的朱江离开了,爱驰汽车的蔡建军离开了,天际汽车的向东平离开了,博郡汽车的陈曦离开了,零跑汽车的赵刚也离开了。

今年以来,汽车圈也好似正在上演一场大型的《青春有你》现场秀。

蔚来汽车的朱江离开了,爱驰汽车的蔡建军离开了,天际汽车的向东平离开了,博郡汽车的陈曦离开了,零跑汽车的赵刚也离开了。

为了一场造车梦,这些出道多年的汽车圈知名人物,纷纷投身新造车运动。如今的离开,也颇有些无奈。

离开新造车的人们

3月份已确定离开蔚来的朱江,在近日终于有了新动向。

福特中国宣布,朱江将于6月1日正式加入福特中国,担任纯电MACH-E项目负责人。负责相关的市场、公关、销售、服务及客户体验等业务的运营和管理。

新势力造车,爱驰,天际汽车

“Mach-E 是福特品牌转型的代表之一,及时在中国落地有重要意义。朱江拥有丰富的汽车行业及电动车行业的经营管理经验,熟悉中国市场,并且有出色的国际视野。朱江的加盟,将为福特中国带来更多业内领先的理念和经验,加速福特MACH-E在中国的上市推进,从而推动福特中国业务。”福特中国在声明中表示。

在一众离开造车新势力的高管中,朱江显然是最具话题性的那个。

因为,蔚来本身就是个充满话题的企业。

新势力造车,爱驰,天际汽车

2017年朱江加入蔚来时,也给这家新造车公司带来了不小的关注。曾经雷克萨斯中国负责打造品牌形象的得力干将,如何帮助一家新造车公司打造品牌和确定营销调性?

新势力造车,爱驰,天际汽车

可朱江却说,“在今天这个时代,可能很难再说要刻意去经营这个品牌的核心定位、核心战略、品牌形象这些东西。像亚马逊、Facebook、谷歌,它们只是在打造一个极致的产品、或者一个极致的体系,去提高用户的体验。至于这个品牌最终是一个什么形象,是通过用户的口碑自然而然形成的,不是说通过我们的讲述来形成的。”

朱江在蔚来主要负责用户发展业务,这部分业务也被蔚来视为“护城河”,成为其品牌价值重要的一部分。蔚来CEO李斌曾在2019年12月交付报告中提到用户支持、口碑传播,使得蔚来老用户在推荐新用户购车方面贡献显著。这意味着李斌对用户经营业务的认可以及该业务的重要性。

爱驰汽车的蔡建军,离职得相当突然。5月8日,他通过微博发布长文表示,近期将从爱驰汽车离职。

蔡建军也是汽车圈出道多年的老将,曾先后在长安汽车、长安PSA、北汽股份、宝能汽车、爱驰汽车等车企任职,有20余年汽车行业营销经验。

新势力造车,爱驰,天际汽车

和蔚来汽车不同,爱驰汽车的创始人和高管层,基本上都是汽车圈的老炮,资深蓝血汽车人。

在去年底推出首款产品爱驰U5之后,蔡建军带领团队东征西战,拓展销售和服务网络。但遗憾的是,爱驰U5至今销量仍未见起色。

天际汽车联合创始人向东平的离开,更让人唏嘘。天际ME7还未上市,却先折损一员营销大将。

张海亮聚拢一批上汽大众旧将,组团成立天际汽车再战沙场。本来都是一帮能力很强的,有着丰富经验的资深汽车人。

新势力造车,爱驰,天际汽车

可惜的是,最近消息显示,受资金困扰,天际汽车也开始裁员应对危机。

曾先后在大众汽车、斯柯达、沃尔沃任职的向东平,在天际汽车体验了两年多之后,也选择回归传统企业,现任职于北京现代,负责市场销售、营销网络等业务。

新势力造车,爱驰,天际汽车

而离开零跑汽车的赵刚,却是汽车圈的新人。在加入零跑汽车前,他曾在华为工作了18年并担任荣耀品牌海外业务负责人,加盟零跑后主要负责汽车战略、产品规划、营销、销服等方面的业务。

零跑首款量产车零跑S01已于2019年1月3日上市,第二款量产车零跑T03也已在近期上市。但是从市场表现来说,零跑并未能掀起太大波澜。

新造车的窘境

前几年,造成新势力刚刚异军突起的时候,手握巨额融资的他们,急需高端人才帮助其建立完整的架构体系,以及组建供应链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因此,他们将“手”伸向了传统车企的人才,通过高薪、股权激励等措施,挖了一大批人才。

有媒体在2018年统计了10家新造车企业核心人才和高层构成,结果显示,这些企业的核心人才中,约有74%来自传统车企,其余来自互联网企业、硬件企业、零部件企业和其他行业,人数分布相当。

有些人因为情怀,有些人因为高薪,有些人因为想换个环境。

新势力造车,爱驰,天际汽车

在新造车企业刚刚成立之时,急需相关人才,帮助其建立完善的内部组织架构,以及供应链上下游的产业关系。因此,高薪聘请传统车企中有经验、有资历、有资源的高管,成为新造车企业发展的捷径。

此前,一位传统新能源车企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互联网(造车)企业给传统车企人才开的工资,我们实在开不起,从我们这里去互联网(造车)企业,马上就是亿万富翁了,在我们公司付出几十年(也未必有这么多钱)。”据悉,当时传统车企副总裁何研究院副院长以上级别的高层,如果转战新造车企业,薪酬是之前的两倍或三倍。

除了高薪之外,股权激励制度也是新造车企业挖角传统车企人才的手段之一,这在传统车企是不具备。

由于前两年还算是风口,又急于招揽人才,导致很多造车新势力里副总裁扎堆。

当然,除了薪酬之,吸引传统车企人才最重要的,还在于当时新造车势力发展势头非常好,能够给专业技术人才提供最大发挥个人价值和挑战自我的平台。

传统车企尤其是国有企业,管理体系和晋升体系等内部层级架构基本稳定,对人才的制约非常大。如果想要在传统车企出人头地,势必是需要耗费数十年时间一步一步往上爬的。

与之相反,新造车势力基本都是“零”起步,几乎所有成员都能够找到适合自身的定位。同时,一旦这家新造车公司发展起来,未来这批人就是公司元老级别的人物。

因此,相较于在传统车企数十年,转身去新造车企业“冒险”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汽车人回流传统车企

近两年来,随着市场不好和风口过去,造车新势力也逐渐显露出疲态,多次被爆出资金链出现问题,裁员、降薪甚至成为众多新造车势力能继续生存下去的必要手段。

而在遇到了巨大的资金压力之时,从拿着高薪的高管开刀,就成了一个痛苦的选择。

新势力造车,爱驰,天际汽车

很多业内人士都在预测,今明两年,不行的新造车势力都将会倒下。因此,相对于前(钱)途并不确定的造车新势力,回归到相对比较稳定的传统车企,却也是这些高管们合情合理的选择。

另外,尽管很困难,造车新势力也确实带给汽车界一些不一样的玩法和创新。很多传统车企面临转型之时,也会希望有互联网思维和造车背景的人加盟。

显然,从传统车企中去到造车新势力的高管们,无疑成了市场上的香饽饽。甚至有车企就放言,挖人只挖蔚来的人。

新造车势力高管回流传统车企的背后,折射出的是新造车势力目前所处的艰难困境和传统车企希望改变的决心。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下一个增长点:“新能源汽车下乡”
下一篇:国轩高科实控人拟转让股权 控制权或变更